交通、健康、環境 (THE) 問題,誰主跨局跨部門合作、如何協調、哪人負責? 空氣污染問題折射出交通、健康、環境制度上的千瘡百孔,什麼應進行改革,誰人去推動改革?

交通:交通需求無上限;人車交通空間供應有限,為何需求竟可不設限? 現時供求交匯點處於極不理想狀態,路上車輛數字失控上升,地下鐵路塞爆。交通擠塞令大批車輛龜速行駛,車陣排出的空氣污染濃度極高,令馬路成為毒氣溫床。無論處於車龍的乘客 (車廂內絕不安全)、路邊的行人皆受到極嚴重的健康影響。然而,有關交通政策的討論,竟仍然集中在增加供應 (例如,增加泊車位) 一端 ,而未有觸及更迫切要談的需求管理。

制度上,交通政策沒有設下任何目標。冇錯,無論在車輛數字、交通擠塞等,一個可量化的目標都冇。冇策略、冇目標,各界如何知道香港交通往何處去? 既無政策目標,自無政策改善。市民每一日在交通上承受的健康、時間、金錢損失,理論上都是因此而來。

健康:根據港大達理指數,2016年超過1,500人因空氣污染非意外死亡。食衛局亦認為,空氣污染是其中一個導致公眾提早死亡的重要因素。以十二月作例子,第一星期有116,000求診次數、4,800住院床位日數、70宗非意外死亡。

制度上,食衛局的思維與衛生署的角色急需討論

香港需要動用多少醫療資源去處理如此數量的醫療成本? 所謂預防勝於治療,香港醫療資源既然緊拙,為何食衛局仍懶理透過預防去減低空氣污染產生的醫療成本? 為何在公眾教育層面上,衛生署會宣傳禁煙(當然還有少糖少鹽) 等行為因素,卻忽略空氣污染等環境因素? 食物、水、空氣,不都是每人賴以生存的要素嗎? 為何衛生署會管鉛水、有毒食物,卻對有毒空氣不聞不問? 既然空氣污染影響所有人的健康,事關重大,除了作為一個「健康顧問」(Health Advisor)*外,衛生署應擔當什麼更主動的角色。

*註:在回答本會查詢中,食衛局回覆指出 – “The DH will continue to play the role of health advisor in support of the Environment Bureau and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epartment in coordinating the Government’s efforts in building a healthier living environment for the people in Hong Kong.”

環境:爭取多年,2014年香港終於立法,規管港府為空氣質素指標 (Air Quality Objectives, AQOs)訂下最少五年要檢討一次。現時,香港進行第一次立法後的檢討工作。然而,檢討竟非以「保障公共健康」為先,而以「可行性」作準則。而事實上,政府在制定指標時,又或推出所謂的可能新措施之時,真的沒有考慮公眾的健康。以下為改善空氣質素可能新措施的引子(節錄) ﹕「在審議實施可能新措施的可行性時,專家小組考慮了多方面的因素,包括新技術的成熟程度及使用趨勢 、國際間監管條例的發展、 成本效益、及業界反應等。」「健康」兩隻字,不知所蹤。

制度上,「空氣質素指標」必須以「保障公共健康」為先;達不到標,需要問責。

現行的空氣質素指標中,只是政府虛有其表的「目標」。

具體地說,指標其中一項列明容許3個路邊監測站的二氧化氮水平,在一小時的超標次數為18次,2016年一小時的超標次數卻為134次。最後134僅為政府文件中的一項數字,政府不用解釋,亦不需承擔責任。情況就如,你讀書科科不合格,但依然可以升班,最後還大剌剌向全班同學高呼「我係不合格,但升到班,你吹咩?」明明政府自己制定指標,不達標竟無需負責,更可輕鬆過骨,實屬無稽。這亦是為何路邊污染在近20年來,即使遠高現行的指標兩倍,仍毫無改進,更枉論健康是否受保障云云。

發表於
2018年1月1日

分享

  • Do you support the measure working from home to reduce vehicle emission? 你贊成推行在家工作政策,減少車輛排放嗎?

    View Results

    Loading ... Loading ...

參與聯署 小行動大改變

訂閱電子通訊

緊貼空氣污染最新資訊,及健康空氣行動活動詳情。

訂閱